2014年6月17日

心病乎? 怪病乎?

A小姐突然臉部發麻,從下巴開始,擴展到嘴巴,兩耳、整個臉、最後衝到頭頂!她以為自己中風了,心中又驚又怕,從不請假的她立刻放下手邊工作,趕到醫院掛急診。但是折騰了一個下午,包括電腦斷層掃瞄都找不到任何異常,最後,神經科醫師請她去看身心科醫師。就當她坐在身心科候診室等待的兩個小時中,臉上的麻竟一點一點消失了,輪到她進去診間時,已完全恢復正常!

B太太本來就有一堆慢性病,多年來都是退休的先生在家照顧她的生活起居。這一天,先生帶她坐計程車到醫院追蹤、拿藥,就在要下車的那瞬間,她突然兩腳發軟,站不起來!當下立刻推到急診室,一系列相關的檢查都是正常,於是轉到身心科門診。在三四十分鐘的問診過程中,這位太太不斷對身心科醫師數落過往先生對她的虧欠,最後,在醫師鼓勵下慢慢站了起來。

C先生是個正直孝順的年輕人,有天晚上和父親口角,第二天早上醒來竟突然說不出話來,變成了無聲的啞巴。家人急了,送到醫院,檢查不出毛病後住進精神科病房。幾日之後未見改善,最終在催眠下,年輕人開口說話了,道出他工作中看到長官的非法勾當,以及對父親的忿怒…等等,他在清醒時完全無法接受的事!好幾次的催眠治療之後,他才慢慢面對心中的矛盾,並且恢復說話的能力。

以上三個案例,因為無法以一般醫學病理解釋,可謂怪病;但以身心醫學理論,清楚可見其脈絡,乃由心中無法舒發的情緒轉為神經系統之異常症狀,是謂「轉化症」,或叫「功能性神經症狀障礙症」,是「身體症狀和相關障礙症」其中之一型,通俗說法,是心身症的一種類型。

診斷這類型心身症,首先是個案突發不明原因之神經系統症狀,如運動或感覺異常;需先細心做過完整神經學評估,確定無生理病灶可解釋其症狀;再由個案生命歷程、個性、與生活事件等,串聯並找出相關之心理防衛機轉,若能在適當心理支持或治療後得到改善,則八九不離十。如C 先生之病程甚是典型,對於權威之失望無法抗議,只能無言以對,診斷確定,催眠治療中讓他適度紓發,得到理解而痊癒,是筆者早年學習經驗中難忘的經典案例。


A 小姐及B太太均為門診個案,無緣如C先生般進一步治療與求証,但兩者均可由其生命故事略得知症狀之由來。A 小姐自幼遭父母遺棄,但比其他手足幸運,得到好的教養及習得技藝以自立;雖又遇人不淑,但憑其自身堅強努力帶著兩名幼兒。她每日超時工作,強顏歡笑,不敢喊累、不容自己放鬆,直到有一天,臉部麻庳,再也笑不出。就在她終於不得不請假來看病,坐下來休息候診的當下,逐漸鬆懈的心也逐漸恢復了臉部的感覺,到了醫師面前,說著說著,淚水已在眼眶打轉…至於B太太,就請讀者試著分析看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