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8日

生死一念間-警覺自殺危機, 協助預防自殺行為

做精神科醫師這一行三十多年了。雖然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也常在助人的過程中得到很多感動與成長;但心底卻有幾個痛處不太敢去正視,那就是有幾位個案因我的無知與未能及早預防,而成功的完成自殺離開人世!也因為這些慘痛的教訓,我在看診時只要嗅到那麼一絲悲哀厭世的表情或語氣,總是會主動詢問評估個案自殺的危險。隨著這樣的詢問經驗之累積,我對自殺風險的敏感度也愈來愈高;因為有太多看來沒那麼嚴重的個案,會在接到這樣一句關心的問話之後承認自己的確已有想死的念頭一段時間了!

接觸到個案的自殺意念只是預防的第一步,如何幫助個案轉念,則需對自殺心理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其實很多人都可能在生命的低潮中曾有過自殺的意念,每個人如何度過難關,各有不同的經驗;而心理學專家及腦科學家也有很多相關的研究報告,非這篇短文能涵蓋。以下我只從生死意念的轉換來看自殺:
自殺的霎那通常是個衝動行為,但在此衝動之前必然已經歷相當的掙扎。雖然佛洛伊德說人一出生就趨向死亡,亦即人都有求死之本能;但是人也都有很強的求生意志,甚至可以說絕大多數人的求生意志都遠大於死亡意念,所以我們才有勇氣面對種種挫折痛苦仍能堅強活下去。當一個人不論是因為何種因素出現不容忽視的死亡意念時,他或她其實一定還有相對的求生意志;於是他們會在求生與求死之間來回擺盪,此時我們至少能做兩件事:
首先,我們可以用拖延來爭取時間,防止自殺行為之發生。在他或她強烈求死的霎那,我們出手阻止,把他們手中的武器奪下、拉他們離開欲跳下的高樓、把他們關進保護性的環境、用點藥物讓他們好好睡一覺…也許就那麼幾個小時或是幾個晚上,他們的鐘擺又擺回了求生的那一頭,就度過了一次危機!
其次,如果我們可以加重他們求生的重量,幫助他們盡速擺回求生這頭,比如減輕他們的痛苦或是引領他們看到希望…痛苦可能來自生理或心理。生理的痛可以經由藥物或是轉移注意力等試圖減輕;心裡的痛則宜透過理解、支持、鼓勵、宣洩來緩解。種種方法中,我認為最重要的是理解與陪伴。很多人在想自殺的當下,都是感覺孤單無助、沒人了解;此時他們所需要的不是長篇大道理,而是真誠的理解與支持。自殺通報的機制就是希望幫助有自殺危機者連結上專業心理或社工人員,適時提供心理支持與新的資源,加強求生的意願!

絕大多數的人若能在生死一念間選擇求生,應能度過自殺危機,繼續勇敢面對人生的種種困難。但是若自殺意念縈繞不去或是求死意念堅定到不顧一切阻止,一而再再而三,則必須以更積極手段,比如住到保護性之精神科病房讓醫護人員24小時監護,並給予抗憂鬱劑或甚至施與電療來改善其心情。雖然我們目前的精神衛生法對自殺個案尚無法強制住院,但是積極介入治療的確能有效挽回寶貴生命,讓案主重建人生啊!
建議閱讀:
自殺——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科學人雜誌)

自殺前-先讀這篇文章 (狄建世)

一個憂鬱症患者的告白:請收回「自殺不能解決問題」這個口號 (良醫健康網)




4 則留言: